您好!欢迎进入西安某某美容美体有限公司官网

栏目导航
381818白小姐一肖中特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68869558
杨 总:13991312345
公司地址:西安市雁塔区丈八东路朱雀公馆5号楼22F
“萨德飓风”考验韩国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8-01-02

就像新疆吐鲁番盛产葡萄一样,地处韩国东南部庆尚北道的星州郡,因盛产甜瓜而闻名全国。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当地人称,这里是撒一把种子就可以等待收获的宝地。

7月13日,这个地处偏远、人口不到5万的小城突然炸开了锅。由于韩国政府在当日选定星州为“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的部署地,一夜间,这里由农业小城变成了军事要地。经过对军事效用的论证和评估,韩美联合工作组认为驻有韩国空军防空炮兵部队的星州地区是部署萨德系统的最佳选择,具体位置为成山邑成山里地区,海拔400米。成山里共1388户、2800余人居住。

随着这场讨论了近四年的问题尘埃落定,“萨德”给7月的韩国社会带来了一场“飓风”。

星州居民强烈抗议

听到“萨德”部署的消息时,星州居民形容自己遭遇了“晴天霹雳”和“当头一棒”。

7月8日,韩国政府在突然决定部署“萨德”时表态说:“我们一定会和萨德部署地的居民妥善沟通,并说服他们同意。”如今来看,韩国政府的许诺变成了一句空谈。

仅五天后,星州被宣布选中,在结果公布前3小时,韩国国防部次长黄仁武才来到当地召开了一场所谓的通告会。会议内容也不像之前所说的进行沟通与协商,基本成为一场结果通报会。

随后,星州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5000多名当地居民在此展开了游行示威,数百名学生走上街头,许多老人冲进村中的会馆,摘下总统的挂像。星州郡守金行坤和十多名地方政府议员在集会上割破手指,用鲜血写下“我们绝对反对部署萨德”。

200多名星州郡居民代表前往韩国国防部登门抗议。一位民众在国防部门口高喊着:“星州绝不可能为了美国、日本这些国家的利益而牺牲,祖先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

这场风暴在7月16日达到高潮。当天韩国总理与国防部长前往星州以求获得当地居民的理解,却被星州居民用拖拉机和人流围堵了6个多小时,烈日炎炎中遭“蛋洗”和“水瓶雨”。

一位参与游行的农民说:“我们这里有六成以上的居民是以种甜瓜为生的。目前我们的甜瓜已经被称为‘萨德甜瓜’、‘电磁波甜瓜’,以后要我们靠什么生活?”

“萨德”令当地人最为恐慌的是,它拥有的被称为世界上最大、最强的雷达所带来的电磁波危害。这种电磁波可能影响到当地的环境、土地、人,以及包括甜瓜在内的所有农作物。韩国政府此前没有向民众公布任何与萨德雷达辐射相关联的数据,虽然他们一再坚称一定距离下的雷达绝对不会对当地造成危害,国民关于雷达的谣言、误传应尽快停止,国防部长甚至表明自己可以亲自到当地去证明,但人们的担忧和愤懑丝毫没有减退。

一位游行代表说:“(电磁波)安全或者不安全都无法测定和证明,令我们非常恐惧。”

为了减少当地居民日益增多的不满情绪,韩国政府史无前例地公开了部署在他地的雷达放射电磁波数值。一处是位于首都圈的爱国者拦截导弹(2008年建),一处是部署在忠清道用来收集敌方弹道导弹轨迹的“绿松”雷达基地(2012年建),两处的数据都证明,电磁波指数非常微小。

韩国军方表示,这些用来应对朝鲜战斗机和导弹,涉及韩军雷达的最高军事机密都被公开了,因此请大家相信政府。但是韩国民众并不买账,有民众坚持称,上述两地部署的都不是“萨德”,它们并不能说明问题!

令当地居民更为不满的是,美国在关岛部署“萨德”之前,曾经过2009、2012、2015年三个阶段(部署准备期、完成期、运行期)的环境影响测评,在经过了2009年、2012年的评估后,2013年才慎重地决定将“萨德”临时部署在关岛的某个地区,并宣布是否在此地永久部署,还需进一步讨论。

与美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选定星州为部署地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韩国政府认为在星州海拔较高的山地部署“萨德”,不需再做环境影响评估。

对于韩国政府的行为,不少韩国民众抱怨说:韩国建造垃圾处理厂都要和周边的居民协商并召开说明会,为什么部署“萨德”这么重要的事,一场说明会都没有,政府自主果断地就决定了?

一位韩国驻华记者告诉《》,对于此次韩国政府的决定,他感到非常遗憾,“在部署‘萨德’的问题上,政府在沟通、协商上应该努力做更多的前期准备”。

“一旦分裂人心,‘萨德’便百无一用”

随着民众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韩国的政治圈在“萨德”问题上也出现了分裂。韩国执政党、在野党以及新党派,在星州事态上表现出“三党三色”。

韩国的执政党新国家党坚持“萨德”部署的必要性,强调这是不可抗拒的选择。韩国总理黄教安7月16日在星州宣称,由于朝鲜拥有导弹和核武器,韩国国家安危和国民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在此情况下国家不得不以此方法来应对。同天,执政党发言人池尚昱称,在国家安保面前,执政党和各党派再也不能坐以待毙,保卫国土安全不能依靠别人,我们要自己行动起来。

然而,作为在野党的共同民主党在“萨德”问题上表现出犹豫不决和反复态度。

7月16日,共同民主党发言人奇东旻称,在星州的事情上执政党应该关注国民的想法,民心所向,总理在星州的遭遇就是政府考虑不充分、草率决定带来的后果,政府应为此负责。“我们对于执政党在部署‘萨德’问题上的决定和选择部署地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表示批判。”

但他也声明,部署“萨德”是与国民生命安全和生计息息相关的问题,既然朴总统已经向国民承诺部署“萨德”对于当地是安全的,关于这件事的争论可以停止了。

对于部署“萨德”,韩国无党派人士安哲秀创建的新党派国民之党则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认为部署“萨德”将对韩国的外交、安保带来危机。国民之党发言人孙今柱说,执政党应该公开地解释清楚部署“萨德”的必要性,对于部署地的选择应该经过详细地讨论。

一直以来,韩国政府一直用“模糊”战略对待“萨德”问题。韩国青瓦台和国防部始终如一地坚持“三不”原则,即美国未向韩国提出任何请求、韩美没有就此协商,以及双方没有做出任何决定。每次关于“萨德”问题有所进展的消息都是来自美方,韩国既不明确表态,也不积极回应。这样的态度下,韩国政府突然宣称由于安保问题需要“萨德”,并一口气公布了部署决定和地点,因而令国民感到惊慌失措。

不少韩国舆论认为,部署“萨德”的主导权一直掌握在美军手里,最终部署“萨德”的决定也不是韩国做的,而是美国。部署“萨德”的决议使得韩国社会各种危机一触即发,韩国在野党展开猛烈的攻势,朝野上下对待“萨德”问题出现相向言论,总统朴槿惠的支持率也随之下降,人民不满情绪高涨。

《韩国日报》向政府“开炮”称,“萨德”部署问题反映了韩国被美国牵着鼻子走的盲从外交政策,政府独断专行的秘密主义作风,无法整合民心,是无能和不负责任的政府。

随着“萨德”部署地的最终确定,韩国舆论此前的看法得到印证,韩国民众也开始疑心实用性问题。这个韩国执政党以保卫国家、国民安全为名,匆忙地、执意要部署“萨德”系统,居然将拥有韩国一半人口的首都圈排除在其防御范围以外,而凑巧的是,“萨德”的防御范围有效地包含所有驻韩美军基地。

对于坊间的质疑,韩国政府没有任何回应。韩国《中央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认为,比起朝鲜的核武器,更可怕的是韩部的矛盾——分裂的国民舆论是十个“萨德”都保护不了的。“一旦分裂人心,‘萨德’便百无一用。”

韩国企业担心中韩关系遇冷

韩国虽然宣布决定部署“萨德”,并公布部署地,但仍有观点认为,这些由其引发的“分裂”可能会牵绊部署“萨德”的进程。一位要求匿名的驻华韩国问题研究专家向《》指出,“萨德”最终能否被部署,还不能下最后定论。2017年12月韩国将举行大选,如果本届韩国政府不能在大选前完成部署的话,不同政党的当选将会给“萨德”部署带来不同的影响,也许会出现撤销部署的可能。

上述韩国驻华记者对此表示认同。在他看来,如果目前的反抗局势继续被拖延下去,至明年韩国大选前,本届政府可能会失去部署“萨德”的力量。

对于这种说法,韩国国立外交院学者金汉权不以为然。他认为,目前无法判断在野党赢得大选的可能性,即使在野党赢得2017年大选,也不能确定到那时他们还会坚持反对部署“萨德”。他说,政党在当选后更改说法是“有史可鉴”的。

一位要求匿名的韩方外交界人士则指出,下届选举是在2017年底,距离目前还有较长时间,在这之前部署“萨德”的可能性很大。“反对运动不会一直持续,朴槿惠总统不大可能推翻自己的决定。”

由于星州位于韩国东海岸,而且还是后方地区,有韩媒认为,部署在此可缩小萨德雷达对的探测半径,有利于最大限度减轻的疑虑。此外,星州距休战线的直线距离超过270公里,因此不在朝鲜的射程范围内。但在金汉权眼中,“不论‘萨德’最终能否被部署,给中韩关系带来的影响都值得注意和警惕。”

“最近我们敏感地察觉到,正在发生一些变化。”韩国一家驻华贸易机构的代表告诉《》,现在韩国有很多企业家都非常担心“萨德”会撕裂目前中韩的“蜜月期”,进而影响到两国的经贸关系。“韩国是一个严重依赖出口的国家,如果从经济上制裁韩国,将会给韩国经济带来巨大影响,也会给两国经贸关系带来致命打击。”

“我们担心2000年的大蒜风波可能会再次重复,当时发生过消费者抵制韩货的行动。”据他介绍,当年,出口到韩国的大蒜价格不到韩国的三分之一,为了保护韩国蒜农,韩国政府宣布将来自的进口大蒜关税由30%调高至315%。同年,宣布禁止从韩国进口移动电话及聚乙烯。

大韩贸易振兴公社的一位负责人向《》表示,目前没有看到因为“萨德”引起的中韩贸易受到影响的动向,但未来要进一步持续观察中方的态度和政策。他提到,去年年底签订的中韩自贸协定正在逐步发挥作用,我们不希望中韩经贸关系受到影响。

对于的疑虑,韩国通商资源部7月16日回应称,部署“萨德”被确定后,韩国政府应当准备相应对策,主动采取措施,努力和维持良好的经贸关系。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出现经济制裁,对两国都不好。通商资源部强调,“萨德”是两国之间的政治问题,对于经济不会有影响。韩国总理黄教安7月19日在接受国会紧急案件质询时亦称:“中韩关系已高度发展。双方不是处于轻易进行经济报复的结构关系中。”

对于“是否会像制裁朝鲜一样,就‘萨德’问题对韩国实行制裁”的质疑,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原外交部朝鲜半岛事务办公室主任杨希雨回应称,“朝核问题是世界多个国家关注的共同问题,但是‘萨德’不一样,它涉及两个国家的关系,带来的影响也不会立即表现出来。”但他提醒称,“如果中韩之间失去信任,比任何打击(制裁)的危害都要严重。”

相关的主题文章: